解禁VIP 第八百零九章 胆怯的总理

摘要: 因描写战术、武器真实到泄密,险些被关小黑屋的“禁书”!长按二维码,马上看禁书全文!

09-09 00:18 首页 雷霆反击

  卡汗总理躲在地下室内瑟瑟发抖,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原来并不是那么的勇敢。他曾经以为,凭借宗教信仰,以及对这个国家无比炙热的爱,自己可以最坦然地面对死亡,但是事实好像不是这样。他远没有几条街外那些绑着炸药,奋勇冲向敌人坦克的自卫军战事来的视死如归。他受过的西方教育告诉他,也许并不存在另一个世界,等着死去的人们。

  他开始焦躁起来,不停催促秘书给所有官员打电话,希望他们能在最后一刻与自己在一起,多少能壮壮胆,但是已经没有一个政府官员能来总理府了,大部分战时内阁官员处于根本无法联络状态,有一些已经被敌人坦克隔绝在了城市南面。有一些则故意不接听总理府的电话。

  只有前议长纳西甘地从容地接听了电话,并要求直接与卡汗通话。他抓住最后的机会,用最恶毒的话,在电话里痛骂了总理一顿,他将所有战争责任归咎于一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傻瓜,然后冷笑着指出,卡汗口袋里藏着毒药,却不敢使用。印度就是被他这样一个勇士和智者拖向了深渊。最终人们会发现自己被骗了。

  卡汗失去了辩论的勇气,他任由对方在那头诅咒自己,直到甘地骂累了自己挂掉了电话。现在他最信任的各个部长,情报局长都失踪了,只有卫戍司令还是可靠的,不过也联络不上了,因为司令正要上前线亲自督战。

  穆亚尔中将与派斯阿德元帅终于达成了协议,他们将一起发起反击,以挽回局面,穆亚尔出步兵,帕斯阿德出动坦克和武装直升机,双方将不计前嫌、不计后果地完成这次行动。

  空中的无人机监视着敌人的行动。但是敌人可能会利用横贯新德里北方和中部的几条地铁调动兵力,这是无人机无法察觉的,自然也无法为亚希尼提供足够的预警。

  亚希尼占领的市中心会展中心下方,就有一条地铁通道。他无法深入侦察,但是他直接将坦克携带的小型无人机投入到地铁内进行侦察。

  在无人机被一名印度士兵用拖把捅下来之前,飞出了大约800米,他看到了一个巨大的地下兵站。

  围成以来,敌人显然对地下铁路进行了工程巨大的改造,使之可以行驶车辆。早在中国军队攻击城南的英迪拉甘地国际机场时,就注意到敌人利用地铁线路运送兵力,可以很好地躲避空中侦察,但是还没有发现下面还可以通行坦克。亚希尼暂时只能炸毁出口,不过在他周围500至1000米范围内,还有数个出口可以为敌人所用。

  郑辉驾机在空中盘旋,俯瞰满目疮痍的城市。他的战机携带着大量反辐射导弹和电视制导导弹,后者将在条件成熟的情况下袭击穆亚尔隐藏在巨大建筑物之间的指挥部,既然钻地弹药无法在城区使用,或许可以用一枚灵巧的弹药从入口钻进去是可行的。至少可以起到敲山震虎的作用,如果敌人指挥官处于自危状态,显然会干扰他的指挥。

  数据链传来了敌人的位置情报,这次终于得到了确认,现在是考验歼16后座武器制导员的时候了,通常这种弹药用来攻击旷野中明显而又不动的目标,比如雷达拖车或者指挥部之类的,这种人在回路中的弹药并不好操控,它留给控制者找到目标的时间非常短,延迟问题也很严重,完全不适合目前的作战,不过空军暂时也找不到合适的弹药,总不能将那些大楼夷为平地。

  郑辉小心翼翼地控制飞机向指定位置飞去,与以往投掷类似武器不同,投掷地点必须非常精确。必须在导弹达到可控速度前,找到入口。

  制导员熟练接通了导弹导引头,现在导弹仍然在挂架手上,他已经可以通过导弹的视野看到下方那些建筑。

  “中央政府大楼与附近的商业建筑之间,存在大约140米宽的间隙,你必须控制导弹在这个位置转弯。然后降低高度,在飞到中央大道的尽头前也许有4到5秒时间,应该可以看到目标,地下车库入口,大约4米高。门口可能用沙袋堆起来了,也可能没有。”

  地面指挥人员还在嘱咐一些要领,起飞前,制导员看过了航拍的视频,但是是俯视,不够直接。谁也不知道,以导弹的角度飞过去,应该看到什么。

  “另外,当心那些树,不要撞上去。”

  “明白。”

  制导员按下发射按钮,眼前的视野为之一震,导弹从挂架脱落,暂时还无法控制。这种导弹的矛盾在于如果速度够更快则舵效更佳,但是反应时间也更短,平时这样的矛盾并不深刻,此时却变得极为显著。

  他可以看到那几栋,可供辨识的主要建筑正在慢慢变大。他小心控制住准星,向那里过去。如果找不到目标,他必须在最后关头将导弹撞到地上,以免伤及无辜,索性歼16上携带着4枚这种弹药,他可以多试几次。

  导弹从阳光下闪闪发光的希尔顿酒店一侧掠过,高度已经降到了不足100米。可以有效辨识的景物越来越多,越来越清晰,但是也越来越快速地从大楼从两侧一闪而过,很快看到了10层高的印度中央政府大楼以及楼顶的防空火炮。导弹不能从建筑商越过去,那样来不及降低高度,只能从边上拐过去,这样可以保证几秒钟后用稳定的视野搜寻到目标。

  视野中央的+型矢量准星,被甩到了一侧,粗短的导弹正在以最大的过载转弯,并失去速度,操控变得越来越困难,这是飞行员不常有的体现。实际上,空军很少提供这种昂贵弹药进行打靶训练,如此超越武器性能和人类反应极限的任务,更不在考核大纲内。

  一侧建筑商的窗户越来越大,眼看躲不过去,最后画面变成了一片白色噪点,这说明导弹没有转过去,击中了建筑物。

  “打偏了。不过我觉得应该有把握了。”

  “没关系,我们还有3次机会。”郑辉安慰道。

  穆亚尔在指挥部内联络各支部队到位,他将派出嫡系的近卫联队发起这次攻击,帕斯阿德的坦克部队正在靠近目标的区域集结,目前好像还没有引起对手的注意。

  这次攻击不容有失,他决定亲自前往指挥。他登上吉普车,在一连串车辆的簇拥下,他的坐车从地下3层向1层开去。他看到了前方的的一点刺眼的亮光,那是出口处透进来的阳光。每次通过那里,他都会下意识地屏住呼吸。如果敌人掌握了一定的情报,也许会扔下激光制导炸弹什么的。不过一旦穿越过去,则万事大吉。敌人的空军无法在市区上空追逐移动的车队。

  他听到了奇怪的呼啸声,转眼间,一枚拖着火焰的导弹直接从入口钻了进来,就在他眼前转了一个大圈,击中了集中停在车库一层的卡车,然后发生了爆炸。

  中将被爆炸掀下吉普车,一时间撞得头破血流,人事不省。这是中国空军发射的第4枚导弹,前3枚都失败了,不过最后一枚钻进了大门。众人扶起中将,将他重新拖回了地下3层。

  亚希尼蹲在会展中心3楼1一扇窗户下,用炮队镜环顾四周,等着正面平推部队靠近。

  罗迪陵墓附近的空旷地带上,飘满了白色的降落伞,附近的树上也缠绕着一些,这是30分钟前运输机在电子战飞机掩护下,冒险在城市边缘投放的补给品,它们借助风势飘落下来,大部分掉到了印度人那边。不过亚希尼还是收集到了足够的弹药,他一路冲过来时,消耗弹药极少,大部分坦克一炮未开。

  几分钟前,他已经观察到了北方建筑群中快速移动的敌人坦克,似乎是T90。他的坦克全都缩在了拥有巨大穹顶的建筑物内部待命,敌人的第一轮攻击,将由步兵和他们的反坦克导弹来抵挡一下。步兵携带了不少绿箭型反坦克导弹,可以从宽敞建筑的窗户发射出去,击穿T90S不成问题,目前主要的威胁来自于附近的敌人狙击手。目前已经有4名步兵在窗户前探头探脑的时候,被一枪撂倒。另外还有一些坦克和装甲车辆的外部光学设备,被大口径的反器材武器打坏,看来敌人很清楚该往哪儿打。这是亚希尼在掌握制空权的情况下,仍然将坦克藏到室内的原因。坦克周视镜上有一块装甲挡板可以放下,但是不足以抵挡12.7毫米弹药的攻击。

  “那些臭虫还真讨厌,”拉赫曼趴在一边说道,“没想到坦克会怕这些打黑枪的,我有1辆车的炮长瞄准镜被打坏了,太糟了。。”

  “黑枪并不可怕,我担心待会儿敌人的坦克会突然到我们边上。”

  “有无人机盯着,他们快不起来。”

  “别太大意了,你下去指挥吧,多留意北面,我会派1连的一个排与你协同。”

  “是。”

  拉赫曼猫着腰,小心翼翼地离开了。

  从天而降的炮弹呼啸声骤然响起,亚希尼赶紧跟趴到地上躲避。敌人炮群冒着暴露即被消灭的风险开始开火了。炮弹落到了会展中心周围。

  空中的战机迅速就被炮火吸引过去,大部分来自于移动的大口径迫击炮,就在几条街外面。这次草率的炮击算是进攻前的掩护,实际上除了提醒对手警惕,没有多余的作用。

  大约10辆T90坦克从前方建筑阴影中钻出来,用最大速度冲过来。与亚希尼预料的一样,他们自北而来。

  一部分绿箭反坦克导弹使用了潜望瞄准设备,这使得发射者可以躲在障碍物下面引导导弹,但是并不是所有导弹都是用了这种系统。所以仍然有一些士兵,需要勇敢地将头抬起到和导弹发射架同样的高度进行控制。

  为首的T90枚一枚绿箭导弹击中,破甲射流贯穿炮塔,使之立即停下。第二辆坦克立即发射了烟雾,这使得飞向它的一枚导弹打偏。来自印度第50空降旅的狙击手们,一直潜伏在四周的各种废墟中,开始狙杀那些探出头来的敌人射手,这是穆亚尔最精锐的部队,远比他的近卫联队要能打,目前该旅由于损失惨重,已经所编成了2个营部,全部配置在市中心一带。

  坦克冲出后,后方的步兵呐喊着冲出街道。空中无人机来不及跟踪快速行动的坦克,正好赶上第二波步兵,他们迅速投下激光制导炸弹。炸弹赶在步兵冲出窄巷,分散开来前爆炸。

  拉提夫在略微低于无人机的高度掠过战区。他可以看到敌人的步兵正从西方涌出,他盘旋一圈后压低机头俯冲下去,在恰当的高度向人群发射了火箭弹。他是巴空军中,少数几个能用常规弹药执行比较精确打击的人,对控制火箭弹的散布的掌握如火纯情,一次发射可以压制整条街。

  他连续射击时,嗅到了哪里不对头,飞机骤然拉做了出一连串横滚,并发射了红外干扰弹。

  他几乎没有看到从屋顶上发射的那枚萨姆7导弹,只是眼角扫到了空中诡异的弧形尾迹,通常可能导弹升空时留下的冷凝蒸汽,也可能只是战场上乱飞的火箭筒留下的。他的谨慎反应是正确的,导弹被骗过飞向了另一侧。他的僚机赶来发动了第二次射击,动作要笨拙得多,大部分弹药打到了几条街外面的建筑物上方,但是有幸干掉了几个躲在那里,隐蔽的相当不错的狙击小组。僚机慌里慌张拉起时,撞到了空中的中国无人机,随即坠落下去,根本来不及跳伞。拉提夫摇了摇头,最近一段时间他见得太多了,年轻人总是以各种莫名其妙的方式损失掉。飞机爆炸起火后形成了一道火墙,阻挡住了敌人的步伐。

  与此同时,拉赫曼率领2个排冲出会展中心,他必须用最快的速度猎杀那些残存的坦克。来自楼上的反坦克导弹吸引住了敌人坦克车长的注意力,这让VT4坦克占到了不少便宜。当然VT4的稳像火控本身可以使得他们在移动对射中,比印度T90S的火控快1至1.5秒,且精度更好。发挥这项优势的关键在于坦克不能停下来,如果双方都停车进行的扰动瞄准,则先进火控没有便宜可讨。

  第一连的2辆99式坦克,也紧随拉赫曼的3连行动,这种混合编组的方式是亚希尼的策略。VT4坦克的巨大顶部武器站不是没有代价的,它的顶部没有空间安装激光压制系统,就连激光告警设备,也无法全向起作用。所以必须有99坦克一起行动,来压制敌人激光测距。

  敌人的反应不够及时,拉赫曼比他们快了数秒进行激光测距,惶恐中的敌人坦克炮长选择不计后果的抢先射击,在火控能够解算诸元,并将修正光点注入前。

  在近距离上,这样的射击总有一定蒙上的机会。

  1辆VT被击中炮塔,在250米距离上,毫不意外地被击穿了。随即拉赫曼的坦克进行了更加精准的还击,所有4辆暴露在外的T90全部被摧毁。另有2辆躲在障碍物后面,双方暂时都没有射击角度。不过这些坦克一旦停下来,头顶上那些无人机就可以轻松将找到并干掉。

  VT4坦克开始退回会展中心的时候,数枚激光制导炸弹落到了隐藏敌人的废墟后面,其中1枚50公斤炸弹,甚至直接掉进了打开的车长舱门里,将敌人坦克炸上天。

  帕斯阿德与穆亚尔发起的第一次攻击就此被击退了,于此同时,5万人的巴基斯坦部队正从东部涌进市区,他们已经开始了对市区的强攻。


因描写战术、武器真实到泄密,险些被关小黑屋的“禁书”!

长按二维码,马上看禁书全文!


首页 - 雷霆反击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