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普 | 世界屋脊的雪山精灵,藏区遗世独立的世外桃源!

摘要: 我多想向天再借五百年,和神山之神一起留住这一片世外桃源。

11-14 13:35 首页 国家地理中文网

山的仰望


撰文、摄影:邓雄


1924年,《纽约时报》曾问过英国登山家乔治·马洛里

“你为什么要攀登珠峰”,他说因为“山在那里。”


 2017年,你问我为什么要去萨普,我会说,

因为“萨普在那里”。





碧绿一片的湖水连接着幽蓝的天色和巍峨的雪山

 

如果说西藏是一本书,那么萨普就是全书中最无可比拟的一页。



翻过林芝、纳木错、拉萨这些篇章,已然胜却人间无数,偶然一瞥,才惊觉有萨普兮,见之难忘。


在星空下,仰望夜幕下的神山


萨普有两大标志景色:神山与圣湖。山傍湖而生,湖依山而存。神山千年冰雪融化形成剔透的圣湖,纯净的圣湖与澄澈的冰川紧紧缠绕着雄壮的圣山。



这样独特的相生相存,也吸引藏民们在每年的5月15日相聚在圣湖附近,举行隆重的转湖祈福,只因为圣湖在每年的5月15日这一天会在一夜之间全部解冻,而又在9月15日这一夜全部冻结。



在藏区还有这样的说法:萨普神山之王与它的的妻子、儿子、女儿、医生、私生子等等把圣湖紧紧围绕,千百年矗立在此,恰如奥林匹斯上的众神,只为守护这一方天地。


湖水清澈洁净,圣湖波澜不惊


没到过萨普的人不会明白,世界上竟有这样一个地方“纯精结奇状,皎皎天一涯,玉嶂拥清气,莲峰开白花”。湖泊与冰川共一色,浮云与高山齐飞天。它满足你所有的敬畏和幻想。

 


 

我站在圣湖边,遥望萨普神山。



过去经历的那些顺境、逆境,幸福、苦难在我眼前匆匆浮现,挣扎嘶吼,苦痛磨难在叫嚣,神山借着微风轻轻地抚摩了一下我的脸庞,凡尘俗事、庸人自扰这一刹那开始变得模糊,直到最后再也想不起来。


皎洁如月的萨普冰川,这就是梦中的伊甸园


人这一辈子不就是这样吗?站在高处俯视自己的身外遭遇,站在低处仰望自己的功过成败,逆境不悲,顺境不骄,生命中的每一刻都是在修行。我自可创造幸福,亦可承受痛苦,何需秋风悲画扇,不如日月锁心胸,或许我还未有神山这样孤寂而强大的修炼,但今天在这里留下的每一步,都将成为未来路上的砥砺。

 


再多看一眼神山,愈发感慨三生有幸,叩首上天对我慷慨的恩赐。每一次出行都不留遗憾,每一次经历都蜕化出一种人生的大智慧。萨普的美,是摄影师们渴望留下却永远无法留下完整的卷幅,是芸芸众生们渴望记叙却永远也记叙不完的圣篇。



最难得的是,在这种无可言说的美丽下面,隐藏着无限寓意。就像冰山一角,底下滔滔的智慧待每一个人去挖掘;最令人振奋的是,包罗万象的萨普是一本人生百科全书,每个人都能在此得到人生的加注。


冰川融化后的圣湖,神圣与宁静,容不下半点侵犯

 

这个身处在世外桃源的雪山精灵,在世界屋脊的天堂、在渺渺梦乡的彼岸,我多么希望它可以把毕生的智慧向世人传递,洗涤每一个人在尘世的污浊,但我又不希望有太多的游客来打扰它。



如果只是拍照征服,只是炫耀蔑视,那么请不要来萨普。无知和自大在这里找不到答案,唯有敬仰和谦卑方可解开疑惑。



从遇见到懂得,萨普从来只为有缘人。


 这样的山,这样的水,什么赞美都让人觉得词不达意,就这样沉沦


从神山下来,我依然沉浸在萨普带给我的震撼中。偶然刷到神山冰川正在快速消融的新闻,我真的十分痛心。是环境污染?是气候变暖?是毫无节制的开发?无数问号在我的头脑中徘徊。



我唯一想到的是,如果萨普变成古巴比伦,最后只成为人类历史上的一幅照片,那将是人类最大的悲哀。



人类曾经因为火山爆发失去了庞贝,因为沙漠化失去了古巴比伦,因为战乱失去了佩特拉、玛雅,难道我们还要因为全球变暖失去萨普?


海拔5000米上的世外桃源

 

如果萨普消失,我们又如何寻路?

我多想向天再借五百年,和神山之神一起留住这一片最后的世外桃源。



以前,我总认为世界很大,地图上的风和日丽,短暂光阴都等待着我去寻找;

现在,对我来说,守候远比征服更重要。


和神山告别,再回头拍下了这张全景

 

我要守护的地方,在世界屋脊之上,

那里有撩过雪山的风,映照白云的湖,

它隐藏在海拔五千多米上。


这一世,除了天堂,唯有萨普。




2017美国《国家地理》全球摄影大赛中国区

获奖作品公布啦!
点击下面图片

获奖大片抢先看!





首页 - 国家地理中文网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