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有嘻哈 X 二毛 | 让热狗都刮目相看的女rapper

摘要: 就是喜欢耍,我说这个是一种生活态度;就是喜欢耍,他们都说我不适合装太酷。

09-12 07:38 首页 三棵树


2017年暑假,《中国有嘻哈》成为无冕的流量之王。在以男rapper为主导的角逐场中,女rapper显得尤为突出,四川女选手二毛无疑是其中不容忽视的一位。


在《中国有嘻哈》7-22期的1V1 battle中,二毛和Bridge的合作曲目《踩死大象的蚂蚁》圈粉无数,二毛也因此被大众熟知。


二毛总是穿着oversized的大T恤,带着各式各样的棒球帽,两眼中间的眉骨上一颗黑点痣,格外得有味道,是一种独属于二毛的,带点可爱、又捎着点酷酷的味道。

 

选择battle对象时,二毛展现出属于四川妹子“辣”的那一面:


导演旋开瓶盖,显示出瓶盖内的名字:二毛。


画面一转,二毛笑着问:“谁会讲四川话?”


“Bridge,就你了!”


就这样,选择了实力不容小觑的Bridge作为battle对象。


画面切换到热狗和张震岳,热狗带着大黑墨镜笑着频频点头:“对她刮目相看,她一个小女生,自己选择了一个那么强的对手Bridge。”

 

狮子座是由太阳神阿波罗管理,阳光、热情、自信、大方是狮子座的特性。这在二毛身上显示得淋漓尽致。遇强不弱,是二毛的表现,耍,就要耍得开心。

 


二毛在参加《中国有嘻哈》前的舞台经验很少,而站上这个舞台,有偶然也有必然。


事实上导演最开始联系的是二毛的朋友,希望他能去报名参加,但他认为自己不太适合这个节目,于是向导演推荐了二毛。


抱着“我坚持那么久的一件事情,我想看看自己到底行不行”的想法,二毛一个人从四川坐火车前往北京参加海选。

 

二毛直言自己压根没想到能过海选,问及她对“全国四十强”这个成绩的满意程度,她连声说“满意,满意的”。


“1V1 battle时为什么主动挑了Bridge?”我把这个疑问抛给二毛,“我既然来了,我挑一个弱的对自己不会有太大的提升,Bridge教给我很多。而且当时也没想那么多,就想谁会说四川话,交流起来方便。”


参加这个节目,二毛是抱着学习的心态来的。

 

《中国有嘻哈》给予了她信心,“我坚持那么久的事情被大家看到,心里真的很开心。以前我会怀疑我做这个事情到底对不对,现在我会很肯定地说我做这个事情是对的。这是我参加这个节目最大的一个收获,算是对自已的一个认可吧。”


二毛还提到一个变化,“之前爸爸妈妈不太理解我在做什么,也不太支持,但参加完这个节目,他们的态度有所转变。”



二毛的嘻哈启蒙在初二,听的第一首歌曲是热狗的《差不多先生》。“其实小学时听过潘玮柏的《反转地球》、《壁虎漫步》,但当时不知道那算不算。”她笑着补充了一句。

 

听过后,二毛心里只剩下了震撼,“觉得怎么会有这么好听的歌,怎么可以这样去唱歌!”


那之后的二毛,便再与嘻哈分不开了。


那个时候,电脑还不普及,MP3几乎是听歌的唯一工具。一个不大的歌词本几乎是他们青葱岁月的最好见证。


而嘻哈这种歌曲的歌词量往往很大,不容易搜歌词,二毛就听一句暂停一下,一个字一个字地记在本子上。


“也算是走火入魔了。”回忆起初中听歌的时段,二毛边笑边回答。

 

二毛高中开始听宋岳庭的音乐,“他那首《Life’s a Struggle》鼓励我很多。”


第一次登台表演也是在高中,她记得清楚,那是高二的班级表演,她演唱了热狗的《嗨嗨人生》。“虽然心里很紧张,但是我觉得挺好的,不过台下没有反应,他们可能心里在想‘这人在唱啥呢?’”。


我猜想高中时代是否有人和她一起追这些嘻哈歌手,一块听嘻哈音乐,她带着感冒未愈的鼻音说:“没有哦,旁人都不太理解。但我自己没有不被理解、孤单的感觉,我真的是很喜欢、很喜欢这个音乐,所以觉得很满足、很开心来着。”她语气坚定,连着说了好几遍“很喜欢”。

 

二毛大学的主修专业是建筑的工程造价,在大三面临找工作的时段里,她开始思考自己的路到底要怎么走。


“我觉得自己是不是还有一些事情该去实现,我当时是很怀疑的,那种情况下我写了一首歌叫《找工作不如耍说唱》,没想到这首歌在学校里的传唱度很高。”


就这样,她当时有了“嗯,我做的东西还是有人听的,我还是应该做我自己想做的东西。”的想法。在人生选择的岔路口,二毛选了自己想走的那条路。

 


嘻哈到底是什么?一千个rapper或许有一千个答案。


二毛说:“我对Hip-hop的理解就是很自由,很real,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不在乎别人的看法。”

 

真实、接地气、可爱是二毛形容自己的三个词语,说出“可爱”的时候,二毛笑了又笑,有点不好意思,有带点小得意。


“我觉得我在做一些想做的东西所以比较真实;接地气是因为我的歌总是和大家息息相关的,也是有关于我生活中的一些事情;至于可爱,是大家对我的定义吧,虽然我也这么觉得!”


二毛提到,嘻哈歌手们风格不仅相同,“但无论是可爱的、性感的、或者说是power的,做Hip-hop的人有一个共通点是我们就是喜欢这个文化,我们就是在做自己,只是性格不同罢了,比如我的性格就不能去diss(即用歌吐槽)很多事情,这跟大家的出生、生活环境有关,但都是很real。”

 

自《中国有嘻哈》播出以来,不仅是选手,粉丝也备受质疑,有些人说他们是“压根不懂嘻哈的跟风狗”、“伪Hip-hop圈的人”。


针对这种议论,二毛谈了自己的看法:“嘻哈普及必然会出现这种情况,但这其实挺好的,打个比方,之前只有5万人听Hip-hop,虽然他们可能很懂,但流量还是不够,嘻哈歌手的商业价值也不够;但现在有50万人听嘻哈,哪怕有25万人是不懂的,那还有剩下的一半,他们愿意自己去了解这个东西,然后会更加喜欢这个东西,所以这还是件好事。”

 


二毛的微博评论区里,总有一个问题是“你为什么叫二毛啊?”


她的回答让我一愣:“因为我有个表姐叫大毛,所以这其实是我的小名,当然现在也算艺名。”


八月初,二毛出了新歌《就是喜欢耍》,她觉得这是她到目前为止最满意的作品。


尽管如此,她仍坦言这首歌对自己没有太大突破,flow部分比较简单。微博新歌的评论区里,二毛回复了好几条,“我算一个新人,所以会多听外界的建议,但我不一定会采纳。就好比这首歌,尽管大家认为它的flow比较枯燥,但我还是决定一直重复,算是洗脑。”


二毛的创作灵感均来源于她的生活,也力求传达她真实的生活态度。


正如歌词“就是喜欢耍,我说这个是一种生活态度;就是喜欢耍,他们都说我不适合装太酷”。


爱耍或许就是二毛对自己的总结概述。

 


记者 | 闻楚奇

编辑 | 李江彤

设计 | 陈壮迪

图片 | 网络


点击 关键词 查看往期精彩内容

浮生绘ASMR | 发作性睡病  | 高利贷之困 | 我爱慕着“维纳斯” | 校园性别少数派 | 无性恋者| 留下来的二胎 | “荧屏十大恶人之首”杜旭东

约会吧一个人的魁德社 | 《吐槽大会》池子 | 王昱珩 | 丁墨 | 杨暖暖 | 水木年华 | 画家马良 | 杨迪 | 尹一菱 | 林肯公园,查斯特 |

很美味熊孩子 | 灵异时刻 | 留学生谈身份遭遇 | 吃人的生活 | 藏在童年里的黑狗 | 书信 |性侵 | 匿名表白 | “我就打算结婚的时候穿帆布鞋” | 孕妇跳楼

有话: 母亲节 | 双重标准 | 女大学生都在想什么IP剧 | 爱国 | 反霸凌 | 丝袜里的人 范雨素 海底捞的危机公关 | 从民生记者到《奇葩说》

视频:   见鬼了我的中青院 我们和北京的老人谈了谈养老院 | 校歌赛明星评委乱访视频




首页 - 三棵树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