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腾讯数码01-05 13:32

摘要: 腾讯数码讯(Databoy)不论你相信不相信,图片(标有87字样)中的那幢建筑就是Surface的出生地。B


不论你相信不相信,图片(标有87字样)中的那幢建筑就是Surface的出生地。


Building 87看起来像一幢荒废的建筑,很低调,你很难想到它是微软华盛顿Redmond办公园区的一部分。虽然外表温顺,微软却将先进原型中心(Microsoft Advanced Prototyping Center,简称APC)设在这里。APC是一个制造实验室,有许多先进装备,微软许多出色的构想就是从这里孕育出来的。


最近,我们见到了APC的管理者约翰·哈雷(John Haley),问他中心平时是怎样运营的,又是怎样开发Surface设备的。


哈雷称:“我们开玩笑说,这里的工作就像产妇监护工作,只是针对的是产品,实际上真是这样的。我看到许多‘孩子’在这里出生,真是棒极了。”


当然,Surface开发工作是相当繁重的,正因如此你能想到的所有机器这里几乎都有。拜访APC的过程中,哈雷将工具的名字念给我们听,有MIG焊接机、TIG焊接机、CNC车床、CO2和紫外激光切割机、喷水机、旋转放电机、热升华打印机、制书机,这些只是设备的一小部分。


哈雷说APC团队有许多疯狂的工具,虽然不是每天都使用,如果需要团队就可以拿去用。有了强大的工具,硬件研发团队就可以加速研发。



“可以说,我们的大多数原型产品都是几天内制作出来的,不是几周。”哈雷称,“我们会制造一些东西,然后从工程角度审视产品,观察它,告诉大家我们喜欢它还是不喜欢它,然后再造一个,不断制造,不断重复。最终反复几百次,直到产品变好为止。”


哈雷回忆说,Surface Studio最开始时只是一个很大的桌面原型设备,团队重复制作了50多次。


“我们不断重制,让两个手指无缝触击设备,这就是我们的目标。”哈雷说,“只有达到目标,才能将手指放在Surface Studio之上,让它流畅变成绘图模式。”


哈雷介绍说,为了制作3D打印原型产品,每个房间一天制作200个组件,十多台制造机器不停运转。几天前,实验室一夜造了263个不同组件。


“下一步怎么办?机会在哪里?新产品有什么问题?每个人都在用3D打印机寻找答案,及时快速找到答案。”



小处着眼


在APC内,Surface设备是从创意开始的,制造无数次之后设备才能变得完美,然后交给工厂生产。哈雷解释说,他们从零开始制造设备,为微软在生产中要做的事提供佐证,要做的事95%都能得到证明。


制作原型设备是从哪里开始的呢?哈雷解释说,起步的方法有很多种,既可以从CAD软件建模开始,详细列明规格,也可以从白板草图开始。制造、协作、重复才是真正的关键所在。


在微软发布会上,我们看到许多重磅机型推出,有Surfac Laptop、Surface Book、Surface Pro的相关机型,回到APC,原型机的进步速度慢了很多。一切都是在APC开发的,包括Surface Book的Dynamic Fulcrum铰链和微小的特殊螺丝。

哈雷说,实验室造了许多机型原型产品,有些东西要去掉,有些要添加,有些要调整,直到产品变得完美。他说:“以Surface Book为例,我们会关注铰链的摩擦力,使用的可靠性。在生产过程中这些问题很重要,越早知道越好。”



机械、制造质量只是微软硬件关注的两个方面,哈雷与APC团队还关注设备是否美观。


哈雷说:“任何时候一款产品都有许多的颜色,用许多的工艺处理,我们造了许多这样的原型产品。它们很重要,方便我们在手感、颜色、光泽度及其它方面进行修改,直到产品真的达到完美水平。”


让颜色与产品使用的织物、金属匹配,只有少数公司做到了,微软正是其中之一。为什么Surface Laptop金属底盘和Alcantara键盘底座是融合在一起的?APC有一个三人团队,他们全是画家,专门研究色彩,上述设计正是他们的杰作。


哈雷解释称:“他们每天都会与工业设计员工合作,化化色彩,让产品符合设计师的要求。听起来容易,实际上要反复许多次,所以我们才会造出那么多颜色不同的产品。”


按照哈雷的说法,调节色彩是一件很复杂的事,因为人是情绪化的动物,一名设计师可能喜欢红色,但是太激进了,蓝色又太敏感了。有些东西是计算机专家不理解的,所以需要人帮忙,当然,大家的意见往往是不一致的。


哈雷称:“这些细节人们不会真正注意,但是我们却沉醉其中。”


迅速崛起



以前87号大楼不是微软APC的总部。哈雷说,6年前他加入团队,开发第一款Surface平台,当时APC安置在一个更小的工作室,占地只有5000平方英尺。


“自那之后,我们开始规划下一代Surface,迁到了87号大楼,我们现在已经迁进来3年了。”哈雷说,“9月是我们迁入87号大楼的第三年,以前面积只有5000平方英尺,现在有2.5万平方英尺。”


当哈雷与团队搬来时还很空,只用了2年时间,APC就发现空间不够用了,Surface成为了微软的大业务,实验室的设备越来越多。



哈雷回忆说:“转变似乎是一夜之间发生的,相当惊人。最初Building 87只有几台CNC机器,现在有26台。”


增加的不只是机器。APC员工也越来越多,最开始只有5人,现在超过50。微软硬件实验室有许多类型的员工,包括工业设计师、机械工程师、传统建模师、玩具制造师、特效艺术师。


“APC能做各种各样的事,因为我们有各种各样的员工。这里的员工每个人是几个领域的专家。”哈雷说,“因为有不同类型的员工,我们可以将他们聚集到一个房间,告诉他们我碰到问题,问问他们有什么想法。马上就可以收集到十多个不同的想法。”


“我们的特效员工精通复杂机械。制作特效时,要让对象按不同的方式移动、旋转,有时东西相当简单,他擅长制作复杂机械。我们还有机械工程师,我将复杂的问题拿给他们,他们会让问题变简单。”


APC创造了协作式工作环境,没有封闭的办公室,只有供团队使用的桌子,哈雷对此感到自豪。实验室还有一个严格规定:所有东西的高度靠近腰部,这样办室的人可以看到彼此。


哈雷说:“早上你走进实验室,会看到一幅热火朝天的景象,员工们跑来跑去,朝着下一个好创意前进。不论是设计师还是工程师,都会协作,每个人都成为团队的一部分,共同开发更好的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