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毅夫去年在山东金博会给山东开药方,最近又因为一个报告,引起大波澜

摘要: 一石激起千层浪。

11-15 02:26 首页 半岛金融



近年来,如何振兴东北一直是经济界讨论的热点,不少专家学者开的药方也见效甚微。2016年东北三省中吉林的GDP增速为6.9%,黑龙江的增速为6.1%,在全国各省的排名中位于下游,辽宁省更是以-2.5%的GDP增速位于全国倒数第一。


近日,由林毅夫团队发布的《吉林报告》,轰动业界。


这份在8月21日由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中心国内智库组发布的《吉林省经济结构转型升级报告(征求意见稿)》(下称《吉林报告》),称吉林应转变重工业赶超战略思维,在产业发展上既要扬长,也要弥补轻工业的短板。


从业内权威到吉林的普通百姓,大家对《吉林报告》的看法还是挺两极分化的。


而山东的小伙伴们你们知道么,作为响誉世界的经济学家,林毅夫先生曾亮相去年首届山东金博会并作主旨演讲。在解读《吉林报告》之前,我们先来回顾一下林毅夫先生在去年山东金博会上的高论——巧的是,此番演讲与正在进行的金砖会议竟有些不谋而合。


亮相首届山东金博会

林毅夫先生谈金砖五国


作为现场听过林毅夫先生演讲的幸运儿,小编可以打包票,此番演讲,深入浅出,能把并不怎么吸引人的内容表述的引人入胜,让原本高深难懂的事情为大多数人所理解——这便是大家风范吧。


国务院参事、全国工商联副主席、国家十三五规划专家委员会副主席,世界银行前高级副行长、首席经济学家林毅夫在首届山东金博会上演讲


“预计2016年经济增长速度为6.7%。这意味着,中国经济第一次出现持续7年增速下滑现象。 这让不少人感到悲观。”23日,在首届山东金博会上,国务院参事、世界银行前高级副行长林毅夫认为,造成中国经济从2010年以后增长速度下滑的原因,更多的是整个国际经济外部环境的问题,更多的是2008年以后的经济周期造成的。


林毅夫说,十八大提出,要在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而要建成小康社会,有两个硬的数量指标必须完成:到2020年国内生产总值要在2010年的基础上翻一番,并且城乡居民收入也要在2010年的基础上翻一番。

  

“这两个‘翻一番’目标的实现,意味着从2016年到2020年,每年最低的经济增长速度,必须达到6.5%。”林毅夫说,每年达到6.5%的增长,对中国来讲是中高速,因为从1979年到2015年,中国平均每年的增长是9.7%。从9.7%的高速增长,下调到为6.5%以上的中高速增长,这个下调幅度也达到30%。所以要实现这个目标,应该还是比较有余力的。

  

然而,中国经济增速从2010年后,每年都在下滑。其中,2010年增长速度是10.6%,去年2015年增速是6.9%。而6.9%的增长速度,是从1990年以后最低的增长速度。这也是改革开放以后第一次连续6年经济增长速度持续下滑。“在这种状况之下,也不少人悲观。”林毅夫说,悲观者认为,中国是转型中国家,有不少体制机制问题,是结构性问题,不容易改。

  

“这些问题确实存在,但我个人有不同的看法。中国经济持续下滑,更多的是整个国际经济外部环境的问题,更多的是2008年以后的经济周期造成。”林毅夫说。

  

紧接着,林毅夫从处在同一个发展阶段的金砖国家发展轨迹,阐述了他的上述观点。林毅夫说,跟中国处于同一发展阶段的金砖国家,像巴西、俄罗斯、印度,都是中等发达的新兴市场经济体,他们经济增速也处在下滑阶段。2010年,中国增长速度是10.6%,2015年是6.9%;而巴西2010年的经济增长速度是7.5%,2015年增长速度是-3.8%,跟中国一样的下滑,而且下滑的幅度更深;俄罗斯2010年是10.5%,到2015年降至-3.7%,下滑幅度比中国更深;而印度2010年增长速度是10.3%,2015年虽比中国高一点为7.6%,但考虑到其触底反弹和调整了国民统计办法这两个因素后,其下滑速度与中国差不多。

  

“这样看来,我们有的问题他没有,但是他们的增长速度跟我们一样下滑,而且下滑的比我们大,那一定有它的外部性因素。”林毅夫说,中国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确实有不少体制机制问题,必须面对、必须改。但是从2010年以后经济增长的速度下滑,有相当大的一部分是外部原因。


《吉林报告》引争论:

一个省同时发展五大产业集群,多不多?


按照林毅夫教授开创的新结构经济学理论,解决东北问题的根本出路在于从“违背比较优势型赶超战略”转轨到“遵循比较优势型发展战略”。在此理论框架下,遂有了8月21日发布的30多万字的《吉林报告》,该报告建议发展以大农业产业集群、大健康产业集群、现代轻纺产业集群、现代装备产业集群以及新能源、新材料新一代信息技术为核心的融合型产业集群等五大产业集群来统领吉林省未来的经济结构转型升级。



观点即出,质疑声接踵而至。


银河证券原首席策略分析师孙建波的一篇评论文章《林毅夫要把吉林带到坑里?》率先亮出观点。他认为,即便是一个国家,也没有必要什么产业都发展,要发展最有优势的产业,其他靠国际贸易。更何况,东北三省是中国的一个地区,需要把轻纺、家电、电子都发展了吗?如果中国每一个地区都要发展这些产业,都来与江苏、浙江、广东竞争这些产业,中国的省区之间,还需要产业分工吗?林毅夫的第一个致命错误,是把吉林和东北当成一个国家,而且是大国经济来诊断,如果吉林需要补短板发展轻工业,那么,西藏是否也要?


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中心研究员、《吉林报告》主编、课题执行负责人付才辉在回应孙建波的评论时称,报告之所以提出吉林省具备符合潜在比较优势的五大产业集群,依据是吉林省的禀赋结构特征。


国家发改委国土所研究员、原所长肖金成认同这个判断,他表示,林毅夫团队提出的五大产业都不错,这五大产业都是可以发展的。“很多地方政府说要发展哪些产业、不要发展哪些产业,实际上这是误区。什么产业都可以发展,吉林连化工都能发展,其他产业有什么不能发展的?关键是这个地方能不能发展起来、能不能把投资者引过来、能不能把企业引过来。”


东北的营商环境曾让高层忧心。2016年10月18日,李克强总理在国务院振兴东北地区等老工业基地推进会议上曾说:“我听东北一些企业家讲,现在想在东北搞一个项目,仍需盖200多个章,没有几百天根本办不成。还有不少企业家反映,东北的营商环境和南方一些地区相比确实存在不小的差距,东北地区必须全面对标国内先进地区,加快转变政府职能,更大力度推进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改革,开展优化投资营商环境专项行动,推动‘法治东北、信用东北’建设。


辽宁省纪委、省监察厅、省政府纠风办创建的网络工作平台民心网披露的东北440件营商环境案例,有一半以上涉及类似工作效能问题,比如办事拖拉、流程繁琐、服务态度差等这些问题,让企业家寒心、让先行投资者止步。


“东北的问题,根是在投资环境上,不在发展什么产业上,也不在环境气候寒冷上。关键是投资者去那里,企业能不能很好地发展?企业效益好不好?企业能不能赚钱?因此体制要创新,如果体制不改变,谁愿意到那里投资?谁又敢在那里投资?”肖金成说。


“不论是计划经济时代东北的体制,还是现阶段东北的体制,其实都是内生于其经济基础的,要破局还得从产业基础出发,一方面要与时俱进地深化改革,一方面全局的改革还在深化的过程中,可以针对特定产业来改善营商环境,使具有潜在优势的产业迅速发展成吉林的竞争优势。”付才辉说。





来源:大众网、中国经济周刊、每日经济新闻




-THE END-


查看更多往期内容,请点击首页右上角小人儿 → 查看历史消息

获得更多财经类精彩内容请关注

【半岛金融】微信公众号:bd_jinrong

或者点二维码加关注哦





首页 - 半岛金融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