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出门左转61102-11 12:44
作者:阿侬

摘要: 让咱们干了这杯板蓝根

  Part1: 干了这杯板蓝根

这几天喉咙很干,尤其每天早上或者午休醒来都感觉到痛。

今早到公司发觉鼻子不对劲,流鼻涕,还呼热气。这是要感冒了吗?——立马到行政美眉那拿包板蓝根冲了喝,表现出一副坚决不要生病,坚决爱惜自己身体的模样。

我算是身体素质和不错的人吧,一年到头顶多感冒个一两回。以前根本不当回事,除非真重感冒发烧到难受得不行,才会去吃药打针。不然就啥也不管,该吃吃,该喝喝,很快就没事了。

其实我有些享受轻微的生病的感觉,(这想法是不是略贱?——是的!)

比如你在感冒的时候,那种头重脚轻,迷迷糊糊的状态就挺好的,啥也不用想,反正你想也想不清楚,就是瘫在床上也好自在。

但那是以前。如今不行了。

“以前”和“如今”的分界线其实也就是出来工作的这两年。这两年里小病小痛的频率也以前高了些,但好在咱也有个医疗保障,不然在广州看个病,要是没有医保,哪怕是小病小痛也够你吃不消的。(啊~伟大的祖国伟大的党……)

我如今愈发清楚的认识到一件事:病,是生不起的!

如果你生病了,你就没有精力工作
你就没有了对应一切的铠甲
你就不能去上最喜欢那节健身课

而且你会传染给身边在乎的人

你拿着没有安全感的薪水,在这座大城市的出租房里,生了病也享受不到病号的待遇。

你不会像小时候那样有爸妈送去医院,问你想不想吃这个,想不想吃那个。

你就算难受得要死,也还是要爬起滚去上班。没有人帮您完成你堆积的冷冰冰的工作,除非你不想干了呗。

喏,这两年我变得更畏首畏尾了。

我不想生病并不是出于我对自己身体的爱惜,而是因为我需要顾虑的东西更多了、需要担心的事情也更多了。

这让我更容易对自己妥协,对生活屈服。

我讨厌这种状态下的自己。尽管我很不愿承认这些改变,但它就是事实。


Part2: 真相总是丑陋,以及无尽的悲伤

我在科大认识几个关系都不错的老乡。其中有一个是咱们学院的学长,比咱们大一届,老周。

老周性格特好,人缘也特好。好到什么程度呢?据另一个跟他同班的老乡学姐说:男生们都把他当哥们,女生们都把他当闺蜜。甚至哪怕老周是个学渣,但老师和辅导员也都喜欢他。

这样的老周并不圆滑世故,也从不套路满满。表面上看有点痞气,其实对人很真诚,我们这几个老乡里,大的小的都没少受到他的照顾。

刚认识老周那会,他的腿因为打篮球受了伤,很长一段时间里,我每次碰见老周,都看到他走路一瘸一拐的。但那时候我跟他还不太熟,不知道他是因为打篮球受伤的,一度误以为他是个跛子,又不敢跟他求证,怕万一人家真的是天生残疾,那岂不是伤了他的心,可怜的老周……

我跟老周关系不错,而且我对老周是非常有好感的。但它并没有在适合的时间点发酵成男女之情的那种好感。

所以,我对老周,一直以来更多的是对兄长的尊敬和信赖。

老周毕业后到深圳工作,前年他和另一个女孩恋爱了。之后我们的朋友圈、QQ空间里几乎每天被老周的花式秀恩爱刷屏,90%都是那个女孩的自拍照。

那女孩据说还比老周大一岁,但是从那些照片里看到的,尽是满屏的95后非主流 + 俗气网红气息:浓妆艳抹,骚首弄姿,嘟嘴卖萌……

其实那女生长得有点姿色(不排除是化妆的功劳),但画风气质跟我们老周真心不搭。我打心底里对那个女生不待见,我以为只有我对她有这种偏见。

后来跟另外几个科大老乡聊天的时候,居然发现原来他们也不待见那个女生,大家都不太看好老周和这个“非主流网红妹纸”的感情,甚至猜测老周朋友圈和QQ空间里的高频秀恩爱,其实是那个女生一手操纵的,因为我们都觉得,那根本不是老周以往的作风。

当然,如果老周真的因为那女生变成这种画风……我们也只能呵呵了。

大概是从去年后半年开始,老周的朋友圈、QQ空间里再也没有秀恩爱的痕迹了,毫无预兆,就像突然停了电,咔的一下就黑灯瞎火了。

我们几个猜测他跟“网红女友”极有可能黄了,如果真是那样,真是有点大快人心的感觉啊!——多贱啊我们……

前阵子我跟老周在微信上闲聊,老周问我啥时候结婚,,我也试探性的问了一下他跟那女生的事,才知道,原来他们没分手,但是能否结婚,还是个大大的未知。

老周:出了点意外,她生病了,今年动了两场手术。

我:听起来很严重?

老周:嗯,白血病。

对,是白血病,不是感冒发烧,也不是牙痛肚子疼。

一年半前,那女生被查出得了白血病,很突然。

这一年多半里,换了两次骨髓,最近还要在无菌病房观察三个月以上。每天的医药费对于我们这样的普通人来说都是难以承受的,女孩家里也花光了所有的钱。

老周在深圳工资并不低,为了给她治病,每个月财政赤字,工作几年下来的积蓄全拿给女朋友治病了。他的家人觉得他们还没领证,谈了不到一年恋爱就遇到这种变故,他也为了她花光了所有积蓄,作为男朋友的身份也是仁至义尽了,劝他放手。但老周还是默默扛着,现在自己还欠了一屁股债。

用他的话说,真的不知道要用多长时间才能还清。更心酸的是,谁也不知道女孩能不能熬过这几个月。

老周跟我聊这件事情时平和淡定,点到为止,没有半点渲染和煽情。他说已经习惯了这种无尽煎熬的日子。现在只能尽人事,看天命。

这一句无力的“尽人事,看天命”,一下子戳得我心里头难受极了。

在过去这一年半里,他一次都没有跟我提起过这个变故。以前在科大一起玩的那几个老乡也丝毫不知情。也许是这次他终于没忍住,才跟我说了出来。

之前我们对老周和女孩的感情结局有过种种猜测,但完全没有想过竟是这样的。我脑袋翁的一下蒙了,久久缓不过来。

后来我回去翻了他的朋友圈,才发现在他那个时期为数不多的状态里,原来隐藏了很多蛛丝马迹。而如果他没有告诉我这件事,我不可能从那些隐晦的、指向模糊的文字得知他经历了这些,也不可能从字里行间懂得他的心酸,无助,和悲伤。

我跟男朋友说了老周的事,问他:如果得了绝症的是我,你会砸锅卖铁倾家荡产的救我吗?

男朋友看着我的眼睛,认真的说,会的。

其实我只是问问,我并只渴求他能给我一个肯定的答案,因为谁都知道,从嘴里说出这两个字很简单,但病如山倒,真正大灾大难来临的时候,别说是男女朋友了,哪怕是我们至亲至爱的家人,我都难以想象他们需要付出多大的勇气,需要对抗多大的压力,才能承受得起这般苦痛折磨,不顾一切的来救我。

我希望我在乎的你们永远都是健健康康的,日子哪怕有各种不如意,但咱们都不必经受大灾大难,每天还是能天南地北的聚在群里撒泼扯淡。

我也祈祷不久之后,我的朋友圈里又被老周和他“非主流网红女友”的花式秀恩爱霸屏。



哎哟~

下次我还是争取写点正能量的东西吧

又是周末啦,这本身就特么好正能量!

(单休的孩纸,请主动忽视这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