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 | 这些纪念碑宛如外星建筑,却默默纪念着那个悲壮的年代和被埋葬的勇士们

摘要: 这些纪念碑是前南斯拉夫的精髓和本质所在。

11-17 00:55 首页 国家人文历史

巨型有翼雕塑位于克罗地亚的Podgari?,雕塑下面有一个地下室,存放着数百名游击队员的遗体,这些游击队员曾在附近的医院接受治疗

经公众号“国家地理中文网"(微信ID:NationalGeographicCN)授权转载。

上面的一小段旋律,就是那首广为人知的《啊,朋友再见》,是前南斯拉夫经典影片《桥》的插曲。这部电影与《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并列,让人们永记那样一个“前南斯拉夫”。你看过那些电影,但你未必见过这些被遗忘的前南斯拉夫纪念碑。如果只看图片,还以为是外星人在地球上设置的联络点。其实它们矗立在这里,一直默默纪念着那个悲壮的年代和那些被埋葬的勇士们,仿佛依旧传唱着那首歌——


啊 朋友再见......

如果我 在战斗中牺牲

请把我埋在山岗上!


一座12层高的纪念碑,为了纪念塞尔维亚人在彼得山上对乌斯塔沙(乌斯塔沙的目标是让克罗地亚从前南斯拉夫独立,其领导人与墨索里尼有密切关系)的反抗而建


在前南斯拉夫崎岖多山的土地上,矗立着大量未来主义风格的奇异纪念碑,提醒人们这个国家已不复存在。


1942年初到1944年末期间,大批塞尔维亚人、犹太人、吉普赛人在塞尔维亚的尼什附近纳粹杀害,这3个拳头雕塑代表着3个种族的遇害者


这些大胆抽象风格的雕塑建于上世纪60-70年代之间,散布于前南斯拉夫全国各地,从亚得里亚海岸的克罗地亚和斯洛文尼亚,一直延伸到山峦起伏的黑山共和国和波黑境内,最后进入地势平缓的塞尔维亚和马其顿,其原本宗旨,意在向前南斯拉夫的民众传播本国的理想和价值观。


雕塑是为纪念苏杰斯卡战役中的牺牲者而建,总共花了7年时间才建成


为了探寻这些历史遗迹在今天的意义,摄影师探访了上世纪90年代前南斯拉夫解体后形成的数个国家。他说:“我的想法和理念是通过摄影作品突出强调这些纪念碑,同时追问它们传达的信息是否经受了时间的考验。”


1941年,游击队员聚集在Kosmaj山上策划针对轴心国势力的战斗,该纪念碑就是为了纪念此事而建


前南斯拉夫的纪念碑风格独特,其设计参考了西方的现代主义流派,与前苏联的艺术风格截然不同。毕竟,前南斯拉夫是一个“异常”的社会主义国家:与苏联不同,它允许国民自由前往西方国家,同时推行“自治制度”。


这座纪念碑位于伊利尔斯卡比斯特里察的自由山上,纪念碑下方有一间地下室,保存着二战期间解放这片地区的284位前南斯拉夫军人的遗体


全世界各国的统治者都会在重要的公共场所建造纪念碑,以便向过往的民众宣传一些重要的理念和信息。公共艺术的不同符号能够反映过去或当前政权的独特风格,这能够揭示潜藏在一个地方背后的层层历史。


这座纪念碑位于波黑科扎拉山的最高峰上,是为了纪念1942年夏日的一场激战而建。在那场战役中,共有2500名前南斯拉夫游击队员和68500位塞尔维亚平民被杀,或被驱逐到乌斯塔沙集中营


这些钢筋混凝土结构的纪念碑都建于二战期间的惨剧发生地附近,都是庞然大物,而且风格非常沉重。自从那时起,充满革命精神的前南斯拉夫总统约瑟普·布罗兹·铁托就一直领导着这个多元文化社会,试图压制战争带来的挥之不去的仇恨,直到他1980年去世。


3块庞然大物组成的一个枪管雕塑,是为了纪念游击队员与德国军队在塞尔维亚?tulac的一次交锋


约瑟普·布罗兹·铁托希望通过纪念碑让人们意识到,战争为前南斯拉夫打下了按照当前形式继续存在下去的基础,而不是偏向这个多元社会中的某个群体。这些纪念碑旨在将所有人都团结在一起,“为建设伟大的南斯拉夫而共同奋斗”。


1942年,在克罗地亚Novo SeloPalanje?ko的这座山顶上,300名孤注一掷的塞尔维亚农民带着干草叉在乌斯塔沙与敌人决斗,结果不幸牺牲,这座雕塑就是为了纪念他们而建


为了突出表现这些纪念碑之间共同的联系,Heraud选择在夜晚以同一种构图、光线、角度进行拍摄。“我想淡化纪念碑的规模和大小,只关注它们作为象征和符号的一面。


位于波黑Vogo??a的一间地下室上方,纪念碑上雕刻着62位牺牲游击队员的姓名


我带上电灯照亮每一座纪念碑,白色的灯光能够让我保持中立的态度。照片中所有的纪念碑都位于绿色环境中,我们可以随意猜测其中的意义。”


位于克罗地亚锡尼,许多死于此地的男子都是斯普利特工人足球俱乐部的成员


Heraud的系列作品非但没有简化呈现,反而突出了每座纪念碑的独特性。尽管铁托做了最大努力的尝试,但由于前南斯拉夫地处几个大国的交界处,历史上一直都占据重要的战略地位,因此一种意识形态和理念很难满足这个多元文化国度的需要。


这座纪念碑象征一朵含苞待放的花,旨在纪念一家医院和其医务人员,这些医务人员曾经照料过波黑Kor?anica受伤的游击队员


1980年铁托逝世后,前南斯拉夫便爆发了政治动乱和民族纷争,最终因为残酷的民族战争而走向解体。


1941年10月,在塞尔维亚的克拉古耶瓦茨,数百名学生和教师遭德国军队杀害。这座纪念碑就是为了纪念这些不幸遇难的人而建


这些纪念碑最初意指引领一个乌托邦式的未来,虽然历经动乱,却最终保留了下来。有些人看到这些纪念碑便会触景生情,忍不住怀念那个“更好的时代”;另一些人则将其视为不可言说的痛苦回忆。这也是如今纪念碑处于各种损毁状态的原因。有些纪念碑有人守护,甚至还建造了小型博物馆,另一些则破败不堪,无人打理。


这座纪念碑位于塞尔维亚的乌日策,其中心部位设立了一座大型圆形剧场,用于学校举办各类教育活动和“少年先锋队员”会议


1978年,前南斯拉夫总统约瑟普·铁托亲自为这座建于波黑Makljen山上的纪念碑揭幕。在这座山上,前南斯拉夫军队与来自内雷特瓦河谷的轴心国军队进行了战斗


通过这些不可思议的纪念碑,游客能够一窥前南斯拉夫昔日辉煌的历史。


9米高的不锈钢雕塑矗立在地面上。雕塑用形式化的人类面孔,讲述了一组游击队员试图在塞尔维亚的奥斯特拉反抗轴心国势力的故事


了解这片复杂的地区可能要花一些精力,找到这些纪念碑更是困难重重,但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这些纪念碑是前南斯拉夫的精髓和本质所在。


注:未经版权方允许,请勿转载、抓取。


好 文 推 荐


在敦刻尔克之前:决定英法联军命运的一个星期

作为当时世界第一陆军强国的法兰西,是如何在短短几周内就被德国打败,直至国破家亡的呢?

点击图片进入文章


大国路漫漫:印度为何难成铁板一块?

长久以来,印度因其复杂的历史、民族、宗教等多方面原因,国内并非铁板一块。正因如此,印度的大国梦依然前路漫漫,国内局势也始终是一波三折。


点击图片进入文章



王朝掘墓人:清军费劲练出的两支新军是如何埋葬清廷的?

1895年4月,历时九个月的甲午战争结束,东亚的老大帝国清王朝,在海陆两个战场被曾经的学生、新兴的日本打得毫无脾气。

点击图片进入文章

△点击图片查看


国家人文历史

微信ID:gjrwls

长按关注

首页 - 国家人文历史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