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Chuck Close 回顾展(专稿响应 影像上海 )

摘要: 如果一个艺术家活得足够久,那么他本身就成了艺术史的见证。Chuck Close就是一位见证了摄影史发展的人。

09-13 14:36 首页 411巷

如果一个艺术家活得足够久,那么他本身就成了艺术史的见证。Chuck Close就是一位见证了摄影史发展的人。Henry Art Gallery是华盛顿大学的画廊,也是第一个承办Chuck Close回顾展的机构。Chuck Close原是华盛顿州人,也是华大的毕业生,所以这次的回顾展,也算是他荣归故里。

开幕式那天没有去,第二天Terrie Sultan的talk倒是去听了一下。Sultan是纽约Parrish艺术博物馆的馆长,也是本次展览的策展人,以及图录的撰写者。以我的理解,她和艺术家处于一种共生关系:多年来她为Close做展览写艺评,随着Close的名声大噪,她也在当代艺术圈里取得一席之地。

她的演讲回顾了一下Chuck Close的创作历程,他以画家的身份在1960年代进入到纽约的艺术圈,以照片为摹本进行绘画创作。摄影对于彼时的Close来说,只是一种为创作提供素材的工具。他在拍摄人像上面打格,再以每一小格为单位,进行描绘。他会将照片上的每一小格放大成一块画布的大小,这样一格一格的“翻译”,最终积累成巨幅的超写实肖像绘画。对着照片绘制巨幅人像,也成了Chuck Close的代表作。

这样大费周章的翻译,看似多余,实则响应了1960年美国画家所受到的冲击— 来自抽象表现主义派大师Jackson Pollock的冲击。Pollock的画主观意识极强,随性而奔放,他让绘画变成了情绪的表达甚至是一种表演。在Pollock之后,纽约的艺术圈响起了两种声音:反对或者追随。每一个年代的艺术家都要面对一些业界泰斗,往往年轻艺术家初出茅庐的作品,也都是与泰斗对话,响应一个时代提出的问题。Close站在了反对的一方,而他与绘画的主观性斗争的手段,就是依据“客观”的照片去绘画。

数码摄影对于千禧年后的观众,仿佛已经成了生活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身处自拍文化中的我们,很难将心态退回到胶片相机尚未普及的1960年。或许更难以体会上个世纪照相机刚刚发明时,摄影对西方绘画产生的冲击。摄影毫不费力的达到了西方绘画几个世纪以来追求的写实,文艺复兴的巨匠需要用上几个月才能绘制的写实肖像,摄影师却只需要简单的按下快门。与绘画相比,摄影站在了工业革命和理性主义的一边。当画家看到立体而多变世界,倾尽心血去捕捉瞬间时;经过镜头的处理,摄影师让人类第一次得以长时间端详扁平化的世界中的一个瞬间。而Close选择享受技术发展所带来的优势,他在拍摄人像时会选择多个角度,用几架大画幅的相机进行拍摄,这样照片中的细节才足以支撑他的巨幅丙烯肖像画。Close还是个很酷的艺术家,他拒绝承认这些“大头照”是肖像画,也并不认为他的人像诠释了被摄者的性格,他简单粗暴的叫这些作品“Heads”。

在1977年的时候,宝丽来公司邀请Chuck去创作大幅宝丽来人像,也就是图4的作品。这种及时的大幅影像强烈吸引了他,图5、6、7都是他创作的超大幅宝丽来(80*40inch)。人体和花朵称为他记录的对象,这种比真人还要大的裸体照片,细致到连毛孔都能看见,有一种失去了人情的冷漠。反而花朵却带着一种充满浪漫的色彩,有一点让我想到Okeeffe的花的反面,饱和度和对比度极高,色彩十分热闹。

转行成为摄影师之后,Chuck开始溯源摄影的伊始。在1990年后,他开始学习制作daguerreotype。这种照片的制作过程十分危险,人很容易中毒。这种照片在反光的底板上,画幅十分小,但是那种锐利和栩栩如生的人像,也是数码时代难以复制的。

作为摄影师的他,一个一直探索的主题就是自己的脸。图1和图9都是他将自己的巨幅画像找专业的匠人织在挂毯上的效果。这些似乎和身子一样大小的脸,充满了整个展厅,他似乎把镜头当成了解剖刀,把自己忠实的展现在所有人眼前。与命运对话,与时间对话,与媒介对话。虽然这种自拍像很容易被拿来和Rembrandt对比,但他的神情里的玩味和好奇,却是独此一家。




411巷” 属于APCPAC亚太当代表演及艺术中心旗下的平台。

将以Boundless Imagination / Cross-over Art 玩转艺术/跨界想象为精神。



首页 - 411巷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