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是克里姆特(Klimt) ?

摘要: 中国藏家2016年以1.5亿美元购藏克里姆特《阿黛尔2号》,他的作品《水蛇II 》也曾在2015年以1.7亿

09-13 14:36 首页 411巷

中国藏家2016年以1.5亿美元购藏克里姆特《阿黛尔2号》,他的作品《水蛇II 》也曾在2015年以1.7亿美元被亚洲买家收藏。听听Flaneur說为什么是克里姆特?

第一次认识Klimt是在学习二战艺术品返还的课上,老师用电影Woman in Gold里的Portait of Adele Bloch-Bauer I 来做例子,讲如何追讨二战中被掠夺的文物。第二次认识Klmit在16年夏天,有幸在纽约的画廊Neue Galerie里亲眼见到这幅画。奇怪的是,大面积的金箔并没有让我的眼睛离开Adele的眼睛和她欲说还休的嘴。前几天在做一个剧本分析,剧作家恰巧是Klmit同期的维也纳作家Arthur Schnitzler。由于维也纳在十九世纪末时,文学圈、艺术圈、音乐圈紧密结合,所以他们常常被作为一个有机整体来分析,于是我第三次认识了Klmit。

第一次,我通过一幅画和它背后的国仇家恨,从政治和法律的角度侧面了解了他;第二次,我直面这幅画,从艺术创作和直观情感上感知了他;第三次,我读完了《轮舞》的剧本,试图穿越回他的时代,从一个十九世纪的维也纳人的角度去体会他的挣扎和感动。

十九世纪的维也纳,又叫fin-de-siecle Vienna,是一个理性与感性抗争的年代,战争一触即发。维也纳的中产阶级,相比于法国,更像是一个依附于本地贵族和外国资产阶级的弱势群体。虽然民主政府在1860年代取得了权力,但他们一直没有自主权。天主教的势力和泛日耳曼群体一直对维也纳政府虎视眈眈,并于1895年推翻了民主政府。

在民主政府统治时期的维也纳,理性、禁欲之风盛行。至少表面上是如此。议会制度带来的新古典主义绘画,强调着秩序和理性,一直是男性气质的代表。接受如此教育的女性,尤其是中产阶级女性,被认为是没有性欲、或是不该有性欲的角色。她们被歌颂为圣母一样的存在,甚至在婚姻里,她们的首要任务是母亲,是纯洁和母性的化身。而男性充分的尊重这种洋溢着母性的女性,也拒绝面对妻子也需要性享乐的天性。与纯洁的妻子相对的,就是下层社会里的妓女。她们被认为天生就具有性吸引力,也理所应当的成为男人的泄欲工具。这是那个时代的法则,现在的人看起来一定感到荒谬,但如果想切身体会Klimt的作品,他所面对的“正统”,我们也应该有所了解。在世纪末的维也纳,妓女的盛行已经到了一种现象级的事件。在表面理性禁欲的社会秩序下,男性可以找到发泄天性的出口,而女性却没有。

随着民主政府的弱化,他们所强调的道德和秩序也逐渐土崩瓦解。中产阶级男性陷入了一种身份的焦虑。似乎民主政府并不是维也纳的出路,但他们也不知道出路在哪里。于是大量的中产阶级精英逃进了艺术圈,用美学去表达自己的迷茫、焦虑、恐惧和反抗。被压抑已久的天性,在像尼采一样的哲学家的呐喊里开始觉醒;对内在心理和欲望的探索,在精神分析学家弗洛伊德的学说里发酵。这种身份的焦虑不局限于政治层面,旧有的两性关系也开始瓦解,于是徒增了对男性气概弱化的恐惧。似乎女性在这个混乱的社会里,不安于现状,开始运用性吸引力来获得权力,从而操纵男性。在文学和艺术的领域,这种女性形象叫做Femme fatale (致命的女性)。

Klimt画中的女人很多取材于这些“致命的女性”,充满着性吸引力,并且对自己的魔力高度自知且运用自如。在一个理应克己复礼的年代,他的作品脱离了社会背景,仿佛一个从天上来的女人,闪着炫目的光芒。他的画里很难看到飘摇的政局,也很难看到道德和秩序,只是充满了享乐,和享乐背后蕴含的一丝危险。这很像维也纳中产阶级的鸵鸟心理,将自我的焦虑埋藏在艺术里。从对男女关系的解读里,表达一种对未来的迷茫,和对现行秩序的怀疑。我更愿意称他们为敏锐的观察者,而不是政治艺术家。

纵观艺术史,男性风格和女性风格一直是对立的。巴洛克是男性的,洛可可是女性的。于是新古典主义重回男性,而Klmit所代表的Art Noveau由于其装饰性强,又“堕落”(degenerate)成了女性。这种厌女情绪,被很多学者研究,因为在一个绝对的男权社会里,对女性权力的恐惧似乎有些夸张。

研究绘画的优点和弊端都很明显,因为艺术家使用的是绘画语言,所有的线索只能依赖揣度和分析,毕竟Klimt自己也不一定能够准确地表达出来他绘画中的所有目的和含义。所以我很推荐大家看看《轮舞》这部戏剧。他们似乎共享了一种对女性的理解:什么是传统价值观里的女性,以及什么是不同的女性。我不想用“打破传统”,也不想用“新女性”,因为这两个词都带有一种赞美的色彩。我不认为他们在歌颂女权,我认为他们只是在描述。这种女性开始直面自己的天性,肯定自己享乐的权利,渴望跳脱现有的安排,但是依然要受到道德的审判,这种挣扎与矛盾,催生出了正邪难分的复杂人格,像极了Klimt的画中人。

所以我认为,Klimt的画好看,不只是视觉上的好看。他的画里展现了一种暧昧的冲撞和表面的繁荣,有意或无意地刻画了他的时代。女性对于他,是“patrons,mentors,mothers,muses or obejcts of desire” (赞助人,导师,母亲,灵感来源,和欲望对象)。

如果有朋友对世纪末的维也纳感兴趣,推荐Schnitzler的戏剧。剧本不长,人物关系简单。在《轮舞》里,有五个男性、五个女性,十回演出。每一回由一个男性和一个女性构成,其中一个转接到下一回,搭配另一个异性。女性角色有:妓女、女仆、夫人、情人;男性角色有:士兵、年轻绅士、丈夫、剧作家、伯爵。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脆弱和强大,那个世界里没有绝对的弱者。在那个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先来的年代里,沉浸肉欲似乎成了超越死亡的途径。(并且很多道理在现代男女关系里依然适用,此处没有剧透)版权所有 :Ms Flaneur 


亚太当代表演及艺术中心APCPAC 公众号  ,名称将改为:411巷

411巷” 属于APCPAC亚太当代表演及艺术中心旗下的平台。

将以Boundless Imagination / Cross-over Art 玩转艺术/跨界想象为精神。



首页 - 411巷 的更多文章: